郑永刚:一个宁波商人的“老大”哲学

2018-05-17来源 : 3158辽宁分站 作者: mobile_941591

自从1999年到上海以后,上海已经成了郑永刚的第二故乡。他和郭广昌故意混淆了浙江企业家和上海企业家的区别——郭广昌是浙商协会会长,郑永刚是名誉会长。而在上海新沪商商会(“相当于上海总商会”),郑永刚是会长,郭广昌是名誉会长。

“在上海商界,除了国企领导人,我和广昌就是这里的领袖。我本身就是他的大哥,从企业规模来说,这一轮他做得很大,比我大多了,但下一轮谁做得大,不知道。”

“来上海以后,我越来越自信了。阎炎说我,永刚你一进来以后,我们这个行业就被你搞得鸡犬不宁。我们这么专业的投资人,你三言两语就给弹破了。我就适合上海,适合做投资。以前我不懂做衣服,做了老大,现在我不懂高科技,也做了老大。用我太太的话说,我这种人失业了是不会有人请的——你什么专业也不懂,又想做老大,当然只能失业。”

不吹牛会死吗?但老郑还没完呢:“我这种思路、我这种为人,我在这个协会里边,那是属于德高望重的⋯⋯ 中国服装行情股吧)协会也一样,我不当副会长以后,他们都很有失落感:你原来在的时候,你是个主心骨,会爆发很多思想,你一来,大家感觉就热乎乎的,你一走以后,谁也瞧不上谁⋯⋯就这么个事儿。”

钢铁侠也有软肋——郑永刚知道自己是谁,知道自己要往哪儿去(到2018年,他60岁的时候,杉杉要做到1000亿到2000亿的市值),但他像同时代的很多企业家一样,不知道自己是从哪儿来的,惘然什么样的商业基因把他们塑造成后来这个样子。

而且,“做老大不是说出来的,你要付出的,你要帮助很多很多人。大家都认可你,你是主心骨。到了任何地方,人家有什么事儿问你,你得讲出一二三,这是要智慧的。”

今年是杉杉创业20周年,郑永刚也51岁了。他的儿子在英国念书,据说性格和爸爸很像。老郑说自己现在唯一的追求就是:“哪天我死了,杉杉这个公司还在。”

标签: 郑永刚